拼命做大零部件产业,蓝星集团铁心要造车

在宁波采访时,宁波市经委向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宁波市的汽车零部件企业目前已经有2000多家,其中规模以上的有200多家,年工业产值和销售收入每年都以超过40%的速度增长,作为最具竞争力的朝阳产业,汽车零部件产业的的魅力尽显。宁波市也已经确定,把汽车零部件产业作为重点发展的产业。宁波市经委副主任姚光辉:“我们这几年也拼命的想把我们的汽车零部件做大,我的想法是我不一定把我的整车厂做大,但是我一定要把我的汽车零部件做大。因为零部件最终的消耗量比整车的要大。零部件除了整车上的有的,我还有配件,你一个车一般要用10年20年吧,所以零部件行业很有发展前途。”
宁波市发展目标和思路是:依托模具加工制造能力强的优势,服务全国,进入全球,争取成为国内汽车零部件生产重要区域。到2007年规模以上企业生产总值占宁波市工业产值的4、8%。
正是看到汽车零部件产业的巨大发展空间,宁波市的民营企业纷纷加大在该领域的投资力度。宁波华翔集团去年投资1、4亿元用于皮卡车制造及总装流水线技术改造、投资15亿元打造汽配园、投资15亿元收购江西抚州的富奇汽车工业园;奥林克斯集团未来五年将投资80亿元建设年产达45万辆的汽车工业园,宁波裕民机械工业有限公司投入1000万元对外饰模具技术项目进行改造;宁波胜龙集团去年投资2400万元进行机油泵等产品的开发及生产线建设,今年计划再投入2000万元引进先进的检测仪器、加工设备。
投入力度大、产品档次高、外向意识强是宁波汽车零部件产业的几个特点。在宁波市规模以上零部件企业中,70%到80%是一、二级配套企业,为国内各大汽车生产厂直接供货。他们还走出去参加国外的车展,宁波市经委副主任姚光辉:“宁波的零部件有个特点,我出口的不少,这些企业往外面跑。法国的巴黎汽车展我去过,美国的拉斯维加斯车展我也去过,还有德国的法兰克福车展,这些零部件我看了一下,在这些专业馆里面,在中国的摊位里面,大概宁波在20%到25%z左右。”
据了解,2003年,宁波汽车零部件企业完成出口交货值13、75亿元,同比增长47、5%。
“走出去”的意识造就宁波企业的成功
宁波市汽车零部件产业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是它的外向型,在国外各大汽车展览上总能看到宁波企业的身影,宁波企业这种主动“走出去”的意识造就了他们的成功。
在零部件采购日益全球化的形势下,更大的竞争将来自外面,零部件企业要生存,要发展,眼睛就不能仅仅盯在国内,而要放眼世界,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参与全球竞争。同时,全球采购也为我们的零部件企业带来更多的商机,专家估计,目前全球每年零部件采购额约为2500亿美元。这么大的市场份额,只要我们零部件企业能够扬长避短,积极的参与竞争,就会从中分一杯羹。
国际市场商机无限,走出去就会有收获。来源: 新华网

今年6月下旬,上海大众第一次言之凿凿地降价,最大幅度高至万元。同在这个月份里,跟上海大众相关联的重要事件还有:2004年北京国际汽车展览会以及国际奥委会的一个决定,即大众集团获得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全球合作伙伴的称号。应该讲,降价只是上海大众应对市场的一张牌而已,上海大众高层称,只有多变才能跟得上不断变化的市场的脚步,上海大众今后也会这么做。
上海大众今后依赖差异化
在今年1至4月对13家汽车行业国有重点企业统计表明,汽车成品存货现已大幅上升。有媒体据此断定中国汽车的买方市场已经成型,而这个事实会令上海大众备感压力。面对市场竞争的不断加剧,市场环境不断变化,作为行业老大的上海大众难道就真的惟以降价自处了吗?对此,外界也评论纷纷——怀着不同的角度,为上海大众的降价找一个最合理的理由。然而,如果不是非要把降价判断成竞争手段不可的话,我们或许也可以将其理解成为企业成本管理的成果。因为事实如此:单一的价格手段从来都无法得到持续的市场认可。
纵观上海大众20年时间跟消费市场之间的互动,绝大部分还是有赖于差异化的多品牌经营、产品技术和品质的提高、产品售前至售后服务的完善等方面,也正是凭借着这样不断的变化和发展,上海大众才逐步取得了现有的市场话语权。在中国汽车市场逐年更新的今天,上海大众无疑也要跟随市场的变化而改变。
敢于与国际同行同台竞争
天津口岸今年前五个月的进口汽车量和货值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9.7%和37%。而我国2005年前将全部取消对汽车的进口配额许可证管理。这两个消息都不算新消息,不过它们跟2004北京国际车展的火爆,都显示出了同一个问题,就是说国内汽车制造企业与国际汽车企业之间,已经在趋于相同条件的平台上,开始直接的竞争了。
在这方面,上海大众的着手速度相对要快得多。去年11月28日首批批量POLO出口澳大利亚就是不断探索的成果之一。现在,“全球化”这个词的出镜率很高,解释这个词的方式也很多,若单从POLO“全球化”来讲,从一开始的“全球同步上市”,到首次以国内同等价格在国际市场销售,这短短不到两年间,POLO“全球化”的含义就已然大变。
期望奥运伙伴资格带来更多
有关人士认为,在中国的汽车市场,新一轮的较量将在另一个“游戏规则”下展开。恰逢此时,奥运会全球合作伙伴的资格也为上海大众带来了新的机遇。上海大众把这一点跟价格调整策略联系在了一起,它的发言人在答记者问时说:“这次价格调整是我们奥运战略的一部分,是有计划有步骤地实施的……我们也将充分结合奥运会所展现的团结协作和分享精神致力于我们内部的企业文化建设和价值观培育,使上海大众的品牌软实力和竞争力得到飞跃性的提升。”我们从上海大众发言人的话中感觉到他们的企业文化还处在“培育”阶段,这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事物发展总是要遵循步骤和规律的。
转换到另一个层面上看,上海大众对于技术、服务、品牌的一贯坚持的确是有目共睹的,他们在很多方面也一直保有国内领先水准,在产品和服务方面也一向能得到很不错的市场口碑。关于此次降价,有评论认为,作为在轿车市场有着重要地位的上海大众,其降价行为会打破中国车市现有的价格体系,并将为中国汽车市场价格带来理性的回归。因此,我们更有理由将上海大众此次的价格以及其他改变,看做是它对整个市场趋势变化的又一次敏感体认和快速反应。
来源: 北京娱乐信报

以如今ST轻骑的情形来看,对董事长王利民在一年多之前的安排终于有了回报。
6月29日,跋涉在重组途中的ST轻骑终于迎来了它的又一位“白衣武士”,这位“施救者”带有纯正的蓝星系血统。它就是中车汽修总公司(以下简称“中车汽修”)。而早在王利民进入轻骑之前,就和蓝星渊源颇深。“王利民董事长和蓝星原来就很熟。”ST轻骑董秘吕来升表示。
当日,轻骑第一大股东济南市国资局与中国蓝星集团旗下的中车汽修达成初步意向,就收购轻骑所涉及的事宜取得一致意见。
中车汽修拟受让济南市国资局持有的部分国家股,并成为ST轻骑第一大股东。股权转让价格以经审计的净资产值为依据协商确定。
对轻骑来说,这是在三联集团退出重组约半年之后的第一次实质性进展。
王利民的“蓝星”渊源
此次走到台前的中车汽修,为中国蓝星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蓝星起家于兰州,后又迁往北京,2000年修成中央直属企业的“正果”。次年,经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批准,蓝星接收了33家军队保障性企业,解决了2万多人的就业问题,这其中一部分后来形成了现在的中车汽修。
蓝星与济南有过前缘———在蓝星全国扩张的时候,2002年12月1日,蓝星集团与济南市化学医药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签定协议,由蓝星集团重组济南裕兴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济南裕兴化工总厂、济南长城炼油厂及济南石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4家国有企业。
这4家企业均为济南市的老国有企业,有包袱重的实际困难,但在产品、土地、生产装置等方面也是又各具优势。济南化医国资公司确定的思路是,以增量资产投入来盘活存量,因此除了各保留这4家企业5%的股份以外,其余部分无偿划转给蓝星。
时任济南化医国资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的正是王利民,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济南市经委副主任。
也许正是因为长于资本,因此才在2003年5月被派任为轻骑集团党委书记、副董事长,接着顺利进入上市公司ST轻骑董事会,并在7月份成为董事长。
有传言说,他的最大任务就是“为轻骑找到买家”,他的工作主要在资本层面。
记者7月5日拨打王利民的手机时,其手机关机,无法获知详情,其秘书孟鹏对此也不多言。
中车汽修企划部张经理原本与记者约好,要将双方接触的情况有所披露。但在5日下午其又表示,“现在也没有更多的情况可说。”当然,他极其干脆地否定了记者对于进展不顺的怀疑。
在2003年下半年三联宣布重组ST轻骑之后,有关方面依然与另外2个买家保持着紧密联系。2003年年底,三联退出重组,轻骑便马不停蹄地转而与新买家进行接触。这其中包括一度退却的印尼韩氏集团的母公司三林集团,当然还有蓝星集团。
“这其中是一波三折”,在记者询问重组过程时,ST轻骑董秘吕来升简略说到。有消息显示,在蓝星集团与三林集团的竞争中,据传蓝星一度不占上风,甚至还曾传出蓝星退出的消息,“政府主要在和三林集团在谈。”有知情者透露。
其中原因,由于济南市拨付了8亿元给ST轻骑,使其顺利地与债权人达成了和解协议,ST因此也变得诱人起来。作为卷土重来的谈判者,三林集团相较2年以前积极了许多,对以前提出的一些要求不再苛求,同时还许诺先期注入3亿元资金。而蓝星集团在与当地政府的洽谈中,也答应了先期注入资金的条件,但是蓝星方面曾提出要求,将政府向ST轻骑注入的资金由8亿提高到12亿元。
至于为何蓝星最后胜出,分析人士认为,最大的可能是基于其产业优势。
轻骑延伸产业链?
相比以往的重组者,ST轻骑似乎等来了“最好”的一位———当然是指产业发展趋势而言。
中车汽修表示,在成为ST轻骑第一大股东后,暂不对公司资产进行重组或置换。“中车汽修将利用在相关领域的产业优势及资源,对公司主营相关联的业务进行整合,积极推动公司的产业升级。”
这正是王利民主导下的轻骑重组所需要的。轻骑在公开寻求战略重组者时,开列了三个条件:一、资金实力雄厚,对发展摩托车产业链有兴趣,资产重组具有实质内容;二、能够全部接受济南轻骑职工,并给予妥善安置;三、解决集团公司优质资产冻结问题,实现优质资产的整合。
而按照中车汽修与济南国资局达成的意向,除了将继续聘用公司现有全部在岗职工,妥善解决职工安置及相关问题外,对于轻骑的产业发展也给人遐想空间。
轻骑工作人员介绍,随着轻骑迁出市区,将把位于槐荫区和历下区黄金地段的厂房所在土地进行处理,所获收益用于职工安置。迁出市区后,将在济南东部建设新的轻骑工业园,作为摩托车生产和销售的新基地。
蓝星集团一高层人士指出,蓝星之所以接手ST轻骑,原因之一是认为轻骑的生产能力依然强大,总装能力和配套生产能力都在业内具备优势。
轻骑还有进军汽车制造业之心。在此之前,轻骑其实已拥有轻卡和农用车的制造能力,在与中车汽修重组后,升级到汽车制造应是当然之选。
在中车汽修与轻骑签订意向的第二天,6月30日,蓝星集团向韩国双龙汽车债权团递交了收购意向书,准备再次参与收购这家韩国第四大汽车公司。双龙汽车每年能够生产18万辆豪华轿车和SUV,在韩国客车市场的占有率约为11%。
早在去年12月,蓝星就以5亿美金的优厚出价击败了当时的所有对手,成为双龙的优先竞标方,但随后由于种种原因而未能顺利推进,这次是蓝星的第二轮竞逐。
制造整车是蓝星孜孜以求的构想。根据蓝星集团企划处人士介绍,2001年蓝星集团整体接收了几十家军队保障性企业后,拥有了100多个汽车目录。在上游的零部件配套、下游的维修服务成形后,蓝星开始着手进入整车,建立完整的汽车产业链。
现在,中车汽修已是国内当之无愧的汽修行业老大,总资产60多亿元,有17家全资子公司,6家合资公司,2003年销售收入17.8亿元。中车汽修以汽车和橡胶为两大主导产业,主要业务涉及汽车制造、零部件制造、橡胶与轮胎制造、汽车后服务等。
“蓝星的主业是化工,汽车是化工产品工业链中的一环,我们有汽修,有化工清洗,有轮胎橡胶,当然我们要造车,要造各种车,但是这不是两条腿走路,只是一个产业链的衍生。”一位蓝星人士如此认为。
在蓝星的大框架下,轻骑的摩托车产业以及上市公司这个资源可能会有更大的发挥平台。
虽然是轻骑的创始人和轻骑集团的董事长,但是张家岭却对ST轻骑的重组失去了作用。有人士说,政府对张家岭的观点是功过相抵了。
此前张家岭曾是两大上市公司济南轻骑和新大洲的老总,据说当时他有两辆豪华专车,去北京出差都是坐奔驰,住梅地亚中心。后期由于对轻骑经营不善,济南轻骑被ST之后,张家岭再去北京时为了不事张扬,经常开捷达去,住宿也只是住在三星级的齐鲁饭店。
如果蓝星重组ST轻骑成功,张家岭也算是有了一个相对完满的结局。
目前,蓝星系内拥有蓝星清洗、星新材料和西南化机3家上市公司,此外还通过国有资产划转的形式将控股沈阳化工集团,进而将沈阳化工也纳入麾下。可以看出,目前蓝星系内上市公司全部集中在化工领域,而此次收购ST轻骑,将使中车汽修及其汽车产业找到资本市场的入海口。
摩托车行业在国内已逐渐成为夕阳行业,轻骑所在的济南市已经为防止尾气污染而开始把“限制摩托车在城区行驶”提上了议事日程,ST轻骑要想长远发展,必须找寻新的主导产业,而顺势升级进入汽车领域正是理想的结局之一。从技术的角度看,摩托车与汽车的技术有可延伸之处,而且轻骑早就制造过轻卡和农用车。
ST轻骑重组大事记:
2001年11月12日,轻骑集团与印尼韩氏集团举行战略性重组签字,此后由于种种原因夭折。
2003年5月16日,ST轻骑由于连续三年亏损,自2003年5月19日起暂停上市至今。
2003年9月27日,济南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三联集团表示重组ST轻骑。11月21日,ST轻骑、济南市国资局、三联集团、轻骑集团公布了对ST轻骑的资产重组方案。
2004年1月30日,ST轻骑公告称,公司与三联集团的资产重组工作遇到同业竞争和资产的完整性、关联性等难以克服的障碍,公司盈利水平和主业持续发展都难以达到双方预期的目标,董事会决定终止与三联集团的重组。
2004年6月29日,ST轻骑第一大股东济南市国资局与中车汽修签订重组意向书。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