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车型经销商危机重重,横跨欧亚大陆的东方之旅

自5月27日上海通用宣布降价后,三大汽车集团纷纷跟进。那么,这次降价到底是早有“预谋”还是临时之策呢?中国汽车市场的价格之战是否也该偃旗息鼓了呢?然而有业内人士作出惊人分析:今年国内汽车市场价格真正的“滑铁卢”应该在10月中下旬至11月之间,甚至更早一些,到那时才可称得上是中国汽车市场上真正意义的价格战。
疏导库存
国内汽车市场库存究竟有多大,瞒报的成份有多少?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最新公布的数据表明,今年5月我国共生产轿车21万余辆,销售17万余辆,与上月相比分别下降13.56%和19.27%,新增库存达到32600辆,加上今年一季度超过8万辆的库存和4月份的43000辆的库存,今年前五个月我国轿车库存累计超过14万辆。而很多地方经销商为了争取销售指标,拿得厂家返还的资金,手上也囤积了一些车辆,如此算来,14万辆还是一个非常保守的数据。这无疑是制约国内汽车市场价格因素的一个重要条件。一方面是生产企业加大投资扩大自身生产能力,一方面是消费市场的增量远不及汽车生产的增量,当供大于求时,降价似乎便成必然。
接轨国际
在“黑色六月”中,国内汽车三大集团纷纷进行价格调整。实际上,此番价格调整对很多汽车厂家而言“抢占市场份额”是真,“让利消费者”只是其表面功夫。尽管近日有某集团新闻发言人称:“不能再降了,我们已经面临亏损状态了”。但大凡车界中人都明白,再降无妨。10年来,中国汽车行业的单车利润一直保持在30%左右,而国际上汽车单车利润通常只有5-6%,随着国外汽车厂商的入驻,随着中国加入世贸,随着如今供求关系的日趋成熟与规范,价格利润大幅调整应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谁说了算
某品牌汽车的总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其实任何一样产品当然汽车也不例外,价格如何定完全取决于两个因素:成本和市场需求。
今年六月全国汽车市场进行了一次较为集中的大规模的价格调整,便被业界称为“黑色六月”。其实从1月到7月哪个月没有汽车降价?哪个车商又会在定价的时候把利润空间一下子就定在5-6%?面对当前市场情况,消费者知道持币待购,厂家同样会“摸着石头过河”。
那么库存问题呢?这位负责人说,难道有库存就不生产?生产车间那么多工人怎么生活?1-5月国内轿车库存超过14万辆,但是哪个厂家也没有停止生产,有的反而更加扩大规模进行生产。
据一资深人士分析,2005年国家关税下调25%,进口车的价格将立即进行调整。到了年底部分库存的进口车则会采取“跳水式”的价格调整方式。因此,国内汽车市场可能在下半年有一个相对集中的、幅度较大的价格调整。他说,对这些因素了然于心的厂家也在揣摩对手、分析市场,等待时机以便在适当的时候拿出一个相对合理、市场能够接受的价格方案。记者李雷北京报道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上世纪30年代初,法国雪铁龙公司的创始人安德烈·雪铁龙先生就将中国看作未来最具发展潜力的国家,并且在他的一生中多次试图与中国建立良好合作,可惜限于历史原因,一直没能实现,成为安德烈·雪铁龙先生毕生的遗憾。不过,雪铁龙汽车公司组织的横跨欧亚大陆的“东方之旅”探险活动,不仅为原本相互隔绝的法中两国人民之间增进交往和彼此了解注入了活力与激情,更为推动雪铁龙公司乃至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为促进中法友谊,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东方之旅——与中国的第一次接触
早在1925年,雪铁龙就委托法国驻中国使馆武官布里索-德斯马耶将军负责研究在中国建立汽车装配厂的可能性,这也是雪铁龙震惊世界的“东方之旅”探险活动的前奏曲。
1928年,安德烈·雪铁龙先生和他最亲密的助手乔治·马利·哈尔特先生就开始筹备驾车访问中国的计划,尽管当时的中国十分动荡不安,可安德烈·雪铁龙先生还是决定带着他的雪铁龙汽车和东方之梦毅然出发。从准备到1931年4月4日车队出发,用了整整三年的准备时间。经过10个月的长途跋涉,终于在1932年2月12日抵达北京。途中车队穿越拉尔干山口并跨越天险——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在新疆被军阀扣留;以及车队险渡黄河和翻越喜马拉雅山、横跨丝绸之路等等经历,都令人为之震动。
这是第一个跨国汽车生产厂家走访中国,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依靠机械力量横跨欧亚大陆,而且走的都是当时中国最贫困的地区,其轰动效果不言而喻,雪铁龙的名字立刻为越来越多的人们所熟悉,从此法国雪铁龙公司在世界汽车行业内站稳脚跟,业绩发展蒸蒸日上。
安德烈·雪铁龙的重要合作伙伴:哈尔特
“东方之旅”被永远铭记在人类探险和交流的历史中,而安德烈·雪铁龙先生最忠诚的合作伙伴、长期担任雪铁龙公司总经理的乔治-马利·哈尔特先生,却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完成了这次伟大的中国行动。
“东方之旅”分为“中国组”和“帕米尔组”,分别从北京和贝鲁特出发,中途会师。哈尔特既是“东方之旅”的主要负责人,同时也担任“帕米尔组”的队长。哈尔特率领的“帕米尔组”一路翻山越岭,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重重障碍,胜利到达北京后,积劳成疾,在返回途中患上严重肺炎,于1932年3月16日在香港与世长辞。
早在考察队出发前,哈尔特就感到身体不适,医生明确告诫他不能外出旅行,但哈尔特秘而不宣。安德烈·雪铁龙先生再也没有见到过他这位最亲密的合作伙伴。1935年7月3日,安德烈·雪铁龙也与世长辞,享年57岁。他们虽然共同完成了那次壮举,却没有想到在六十年之后,法国雪铁龙用在中国的蓬勃发展来告慰这两位高贵而勇敢的英雄。中国汽车新网

亚市部分店面人去楼空,二级经销商将大面积被市场淘汰
近来,汽车市场已进入冷淡平稳发展期,京城各大汽车市场销售情况没有任何起色。
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且小刚告诉记者,目前各主流车型的4S店尽管新车销售也不尽如人意,但可以通过售后服务来弥补,因此,它们不存在真正的生存危机。但非主流车型的经销商和部分主流车型的二级经销商却面临生存危机,有的已退出市场。亚市中有些店面已人去楼空。
但业内人士认为,这些汽车代理点的作用不可低估,它们对4S店的汽车销售起到很大的拉动作用。
新车型4S店日子多不好过
据一汽轿车华日通汽车销售服务店售后服务经理马振江介绍,各4S店对汽车进行维修所获得的利润要比一般的汽车保养高,新车在质保期内大多属于保养期,售后服务利润较低,而在两到三年后汽车进入维修期,这时售后服务站才会赚钱。
目前上海大众、一汽大众等上市较早的车型,很多已进入了维修期,因此,售后服务已处于赢利状态,而像飞度、千里马等一些最近两年进入市场的新车型,售后服务大多不赚钱,4S店主要靠销售来获得利润,因此,新车型的4S店大多日子不好过。
东风悦达起亚旗下勤华悦达4S店店面经理牛志华印证了这种说法。他说,由于现在售后服务的项目主要是进行汽车保养,千里马还没有进入真正的维修期,所以,现在售后服务还处于亏损状态。
在采访中很多经济型汽车的经销商向记者反映,目前汽车销售的利润越来越低,大多经销商是通过厂家的年终利润返点来维持。而厂家返点少的车型,如果经销商采取降价销售,经销商的利润就会直接让给消费者,所以,这样的车型价格变动将很小。
非主流车型经销商进退两难
经营过华普汽车的刘欣告诉记者,“从今年年初开始,汽车的销售情况就一天不如一天,由于自己的资金实力有限,而且那时自己所经营的华普汽车市场保有率也不高,所以,靠售后服务来弥补销售的颓势也几乎不可能,在经过两个月的车市冷清后,2月份我退出了汽车销售市场。”
刘欣表示,目前经营非主流、品牌影响力小的汽车越来越难做,经营这些车型的4S店大多在亏损,现在很多4S店每月也就卖出十几台车,加之这种汽车的利润不高,十几台车的利润恐怕房租都不够,但由于4S店的前期投入很大,少则也要千万左右,所以,即使是暂时赔钱他们也很难撤出,经营这种车型的人大多处于骑虎难下的地步。
现经营SUV的马先生表示,由于去年SUV的销售态势很好,今年年初选择了经营SUV的项目,但销售情况却和自己当初的设想相差很大,半个月也卖不出一台车,而每天的各种开支要超过2000元,这样的状况已持续3个月,所以,现在打算和厂家谈一下合作的方式,如果没有较好的政策倾斜,将考虑退出汽车销售。
4S店撤回大卖场代理点
目前各汽车专卖店大多建在四环周边,有些交通不是很便利,为扩大专卖店的市场半径,它们大多在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中联汽车交易市场等几个较大的汽车卖场设立自己的汽车销售代理点。但现在他们不得不撤出来。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的部分经销商明确表示,将不会随亚市一起搬到新址,而且大多会退出汽车销售市场。
在采访时记者发现,目前汽车销售店几乎成了烫手山芋,很少有人敢接手转让的汽车销售店面。很多4S店都持走一步看一步观望态度。分散在京城各大汽车卖场的4S店的分店大部分在等待车市的好转,其中有些已被4S店召回,也有一些将要就地解散。
可分期付款专卖店成香饽饽
今年上半年车市冷淡,其中汽车消费信贷紧缩是一个重要影响因素,据了解,目前京城几百家4S店中可做分期付款的屈指可数,如今可分期付款购车的专卖店都成了香饽饽,而不能分期付款购车的4S店却因此失去了很多客户。一位姓张的汽车销售员说,“如果没有分期付款的购车形式,恐怕我们也早就关门了。”
本报记者张驰 多款车型折戟车市
云雀、普莱特、开拓者逐渐淡出市场,显示厂商体系竞争乏力
当人们被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各种国产新车型眼花缭乱时,一些车型正悄无声息地退出我们的视野。各淘汰车型的折戟虽然原因各异,但往往跳不出技术陈旧,营销不力、品牌缺乏号召力等几大主要因素。重新审视他们落寂的背影,车市的后来者们应有所感悟。
云雀折翼高原
云雀在中国市场一直未能展翅高飞,2002年销量不足2000辆;2003年,云雀在国内销量仅为1296辆,远远落后于奥拓、福莱尔等微型车。今年,彻底失去耐心的富士重工最终放弃贵航,云雀在中国市场搏击8载终以折翼告终。
其实,云雀276Q发动机是引进日本全套技术及生产线生产的,0.544L排量,功率达22千瓦,百公里油耗小于4升,发动机技术领先于国内其他微型车品牌;而目前不足3万元的价格对于工薪消费者也颇具吸引力。云雀之失一是中方合作伙伴贵航过于弱势,缺乏车辆的营销推广计划;二便是云雀出生时的国内微型车市场基本被奥拓和夏利统治,不足0.6L的排量和贵航的品牌在中国消费者中并无号召力,保有量的先天劣势又使得单车成本居高不下,零配件供应也难以保证。
普莱特光荣下岗
普莱特是引进东风悦达韩国起亚汽车公司的普莱特技术生产的低排量小型轿车。
普莱特在用户中口碑不错,细分市场占有率也一度达到6%左右,如果再卖上两三年并无太大问题,但东风悦达起亚出于加快企业内部产品结构调整的原因还是决定普莱特光荣下岗。在引入千里马的前五个月,东风悦达起亚销售公司销售量、销售收入同比分别增长了303.38%、492.07%。普莱特的退出也是顺理成章。
开拓者全面停产
2003年,随着众多竞争车型的涌入,开拓者外形、内饰过于陈旧的弱点暴露无遗。2003年6月中开拓者全线降价,最高降幅高达6万元,但也未能从根本上扭转颓势。而到了今年4月份,上海通用传出消息,金杯通用现在已经全面停产,进入整顿调整阶段,上海通用方面确保雪佛兰开拓者已售车型的售后服务。至于今后会不会恢复生产,目前还不得而知。
新京报记者张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