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十九大报告看汽车产业的未来,奔跑的电动汽车产业

图片 1

中国汽车产业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成长为中国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其产业链长、关联度高、就业面广、消费拉动大,影响力已经渗透到社会发展与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汽车产业的发展,已经不仅仅是产业自身的事情,同样也关系到国计民生。因此,国家不断完善相关法规、标准,来规范汽车产业,在不同时期提出适应当前发展水平的方针政策,来引导汽车产业健康、有序发展。同时,汽车产业的发展不仅仅受到市场因素的影响,也受到宏观经济、政策法规的影响,并且需要与整个社会的整体发展进程相匹配。

图片 1

随着向高质量的转变,新能源汽车的监管正日益严苛。3月2日,工信部、财政部和税务总局三部委联合发布公告,加强对《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的动态管理,2017年1月1日及以后列入《目录》后12个月内无产量或进口量的车型,将从《目录》中撤销并不再享受免征车辆购置税的优惠。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于2017年10月18日召开,习总书记代表十八届中央委员会作了报告,总结过去、展望未来。虽然很多方面的具体方针、政策、措施需要在明年两会后才会出台,但十九大报告在更高的战略层面对中国未来的政治、经济、社会发展指明了方向。这些内容对汽车产业未来的发展,有着非常重大的影响与指导意义。因此,我们来分析解读十九大报告,从十九大报告看汽车产业的未来。

所谓《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是同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制度相挂钩的。为支持新能源汽车发展,自2014年9月1日起至今,我国对购置的新能源汽车免征车辆购置税,并实施目录制管理。12个月无产量?公告里的这句话,并非“空穴来风”。早在2016年就曾有媒体报道,有汽车企业借着新能源车“还魂”,标榜试制成功的电动汽车却是5年未见批量生产。

一、中国社会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汽车产业也开始进入全新的发展时期

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是1981年至今有关社会主要矛盾表述的首次改变。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这说明了我国社会已经发展到了新的阶段,而新阶段所面临的发展目标、发展路线、社会环境、政策方针理念都会有所不同。

回顾历史,新中国经历了多个发展阶段。而伴随着社会的发展,中国的汽车工业也在不断进步中发展成为汽车产业,见证并参与了社会的进步与发展。

1953年,土地改革完成以后,中国的主要矛盾是“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社会主义改造成为解决矛盾的主要方式。因此,国家除了推行“公私合营”改造旧有的企业与行业外,同时大力推进工业化建设。共和国长子——一汽,就诞生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这也是中国汽车工业的起点。

1956年,党的八大报告指出:“我国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同年,第一辆国产汽车解放CA10下线,中国开始具有生产汽车产品的能力。解放CA10直至1986年停产,伴随中国社会走进了新的阶段。

1981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历史决议》指出:“在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我国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1987年,党的十三大报告对这一矛盾进行了进一步阐述,并提出“我国正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论断。这一时期,中国汽车工业开启了与外国汽车企业合资生产的模式,进入了快速发展的全新时代。1983年上汽大众以CKD形式配额生产的桑塔纳轿车开始火遍大江南北,“桑塔纳”甚至成为轿车的代名词。随着一大批合资企业产品国产化率的不断提高,中国汽车工业开始不断完善,形成完整的配套体系与产业链,为千禧年后的高速发展奠定了基础。

如果说在中国社会矛盾从阶级矛盾转变为工农业矛盾的阶段,中国汽车产业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那么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发展过程中,中国汽车产业也实现了“1”到“60”的积累。在2021年中国即将达成第一个一百年目标、迈入第二个一百年的阶段,中国汽车产业也将实现从“60”到“100”的质的飞跃。十九大报告指出:到2050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不仅仅是整个国家的发展目标,也是所有产业发展目标的指导纲领。在中国成为现代化强国的同时,中国的汽车产业发展必须与之相适配。中国必定需要跻身世界汽车工业强国之林,中国汽车品牌也必须走出国门、成为有影响力的全球汽车品牌。

二、中国推动社会平衡发展,汽车市场的主战场将下沉

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与“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呼应了对新时代矛盾的判断,并且是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的重要举措。

随着一线城市的崛起,人口日趋饱和以及与落后地区差距拉大的现实,以及日益严重的“大城市病”,使得其不得不开始控制城市规模、与周边区域分享红利,谋求良性循环与健康发展。十九大报告中“推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的总体方针、“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的政策,必将导致汽车市场的需求转移至三四线城市,甚至乡镇和农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